我想,或许你就是我的女神

爱情文章 2020-11-06 09:2871未知灰灰

  其实我保留着这张照片,你不知道:在老房子的门口,我们迎着白花花的阳光,赤着脚,一起对着前方,笑得敞亮敞亮。
  
  照片里,你的一半身体窝在我的身后,似乎埋在我的背影里,甚至,似乎你就是我的背影,那么卑微,仿佛你是我的某个附属品,而不是你自己。
  
  你是那么不起眼,从小到大。生在不那么富裕的家庭,偏偏自小就挑食。长至不到1。5米便不再抽条。
  
  我是家族里最小的小孩,而且是男孩,从家庭到家族,里里外外的亲戚总是给予宠爱。个子一直长,到初一的时候身高便反超了你。从此,所有的人似乎更看不到你。
  
  你的成绩没人关心,一直在班级的下半段徘徊;我在众人的期望下,总要拼抢着第一。你的打扮没人在意,到读中学还学不会扎辫子,从来没有新衣服,而我甚至连玩具都经常是新的。我以为你应该会厌恶我,时常向你试探,你总是反过来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要厌恶你啊?你是我弟弟啊。”
  
  读高二的时候,父亲生病了,是中风。你当时已经中专毕业,在镇里的石材厂做出纳,一个月工资1200元。当时的你已经知道爱美,但只敢留50元给自己打扮。
  
  商场的化妆品买不起了,你常拉着我到菜市场旁边的小店买。在那里,同样的化妆品价格只有别家的一半。
  
  我偷擦过几次你买来的所谓护肤品,稀稀拉拉的,觉得像是骗人的,但好在没有什么副作用。终于你第一次谈恋爱了,狠狠心花了17元在那里买了一块粉饼,那晚涂抹着去约会,晚上回来,却发现脸肿得通红。
  
  我当时刚下晚自习,一回来看到你捂着脸呜呜地哭。我却笑得喘不过气,说:“你怎么蠢得像猪,肿得像猪头。”
  
  那是我这辈子最无法原谅自己的一句话。
  
  你想象过远方,但你想过的最远的远方,也就是40公里外的厦门。你和我描绘过那个场景:幼儿园里,你穿着得体地照顾着干净的小孩们。
  
  但父亲突然生病了,然后你突然反过来对我说,其实小镇的生活挺好的,你不想出去了。
  
  我大三的时候,恰好你要找对象。你也腼腆,只让同学帮你介绍,我听过你的要求:最好是在外地。我知道你隐隐的期盼,你已经因为我和这个家庭,没有了童年和青春,我想开启自己新的生活。
  
  但大三下学期的我,思考了许久终于告诉你:我想去北京。你听完我的描绘,努力笑出一脸灿烂说:“其实小镇的生活挺好的,我想找个小镇的人嫁了。”
  
  和往常一样,你悄悄地把自己的梦想都埋了,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。每天骑着摩托车去石材厂,下班后赶紧回家帮偏瘫的父亲擦洗身体。仿佛你生来就该做这样的事情。
  
  后来父亲离开了,而你也成了别人的妻子、别人的母亲了。我知道你的生活中又多了几个主角,而你这个配角更忙了。
  
  有段时间你老睡不着觉,终于在凌晨1时给我发短信说:“我很担心自己没见识拖累一对儿女,我不想让他们过成我这个样子。”
  
  我赶紧给你回电,安慰你说,别担心,你有你弟弟。然后说要打些钱给你,让你自己和孩子们去看看电影、逛逛游乐场,等到暑假的时候,买机票来北京玩。
  
  你沉默了很久,才回复说:“我哪敢到北京去,我连电影院都不敢进。”我才想起,事实上你从来没进过电影院,也没出过我们所在的小镇。我听着心里难受,其实是你把自己命运的养分全部用来成全我,最终让自己活出这么简陋的人生。
  
  去年年底,我把家里的一些故事写了一本书。过年回家,总有人来找我签名,那几天你却似乎在躲着我。
  
  我忍不住问你,你才终于说出口:“其实我一直想和你拍一张照片,因为很多人都不相信你是我的弟弟。”你还试图再现他们的口气:“那个蔡崇达怎么可能是你的弟弟啊,你那么矮、那么不好看、那么没见识。”
  
  我面对着你说不出话,只好拉着你说:“那就拍一张照片。”
  
  在我们新修的房子面前,迎着同样美好的阳光,你站在我旁边笑得非常灿烂,仿佛我的所成就是你的所成,在要按快门的那一瞬间,你竟自又想往后退,我知道你为什么想往后躲,我把手伸到你身后,抱着你,一直把你往前推。
  
  那一刻,我心里想说但没说出口的是,其实你就是我的菩萨,其实你有着比我美丽得多的灵魂,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你,但我想,或许你就是我的女神。

美集文章网 Copyright @ 2011-2020 美集文章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

联系QQ: 邮箱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