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用死亡威胁你最爱的人

情感文章 2020-11-05 23:22200未知灰灰

  那个周末,因为丈夫幼林没有陪我参加同学聚会,我跟他发生了激烈的争吵。我砸了我们的婚纱照,幼林愤然离家出走了。
  
  那个夜晚,我发疯般打他的电话,他却一直关机。巨大的孤独和恐惧朝我袭来,我感觉他不要我了。结婚前,我掉一滴眼泪,他都心痛。现在,他可以一整晚把我抛下。
  
  这种恐惧让我窒息,我突然想到了死。似乎是眼前一亮,我仿佛看到了幼林看见我死去时的震惊、悔恨和痛苦。一种报复的快感掠过我的心头:“我要让你永远地失去我……”
  
  我拿起锋利的刀片,划过自己的手腕。血流了一地,我在幻觉里浑浑噩噩。朦胧中,我感觉幼林冲进来,然后抱着我去医院。我的嘴角有一丝诡异的微笑,我知道,他是爱我的。
  
  醒来的时候,病床边围了好多人,爸爸、哥哥、姐姐都来了。幼林像罪人一样,他握着我的手,连声说对不起。其实,那天晚上,他并没有走远,当看见屋里的灯熄灭后,他就回来了。他说,他太不小心了,以为把老婆娶回家后就不需要那么细致呵护了。
  
  我大获全胜。从医院回到家,幼林又恢复了恋爱时的勤勉。只要我有要求,他一定不打折扣地办到。我很得意,我要让他明白,老婆娶回家,仍然是需要他小心爱护的。
  
  爸爸却不这么认为。他警告我,在婚姻中,无论遇到什么问题,都不能用死亡威胁对方。爸爸的话,重新激起了我对他的恨。事实上,这种恨从来没有消失过。
  
  我妈妈是服毒自杀的。那年,我5岁,爸爸跟妈妈吵了一架。第二天早上,当我冲进父母的房间,看到爸爸一夜白了头,他傻呆呆地坐在妈妈身边。妈妈直挺挺地躺着,脸变成了青色。爸爸说,还以为妈妈是赌气,没想到妈妈真的死了。
  
  妈妈的娘家来了好多人,报案,验尸。最后,警方宣布爸爸无罪。但是,如果不是爸爸跟妈妈吵架,如果不是他跟一个女人的传闻,妈妈怎么可能自杀?从此,我看爸爸的眼光就像浸满毒的箭,嗖嗖地射过去。
  
  转眼过了20多年。也许因为家庭的变故吧,我对男人极度不信任,而且缺少安全感。直到幼林出现,我才像长途跋涉的人终于找到家一样,终于放松下来。
  
  婚后,我们的爱情趋于平淡。我渐渐变得不安起来,只要看不见幼林的身影,听不见他说爱我,我就感觉他要抛弃我了——我需要他不断地证明他爱我。
  
  幼林重新对我呵护有加,让我又找回了热恋时的激情和快乐。一个月后,幼林对我说,他要出差两天。我送他出门的时候,他在我额头亲了一下:“宝贝,我是爱你的。”我幸福地看着他走远,然后,回到家里整理房间。
  
  一封信,那么突兀刺目地躺在枕下,是幼林写的:“宝贝,我走了,不会回来了。我是一个平庸的人,很害怕我的家里充满血腥和死亡的威胁。柜子里有一份离婚协议书,我已经签了字,其他的事我委托律师办理。另,如果有可能,你多去看看你爸爸吧,他很爱你。”
  
  我像个冰人一样,你在那里,没有言语,没有哭闹。爸爸来的时候,看见我这个样子,似乎明白了一切。
  
  我问爸爸:“你早就知道他会甩了我?”爸爸低头默认。“你和他在一起时,究竟说了些什么?”我问。“就在你自杀的第二天晚上,他找我谈了很多,还谈到了你妈妈。他问起了你妈妈的死,当他知道你妈妈是怎么死的时候。他产生了恐惧。他说,他不想生活在这种血腥的恐惧中。”
  
  “你知道你妈妈究竟是怎么死的吗,她那时候跟你一样,缺少安全感,只要感到我不在她的掌控中,她就会惶惶不安。为了证明她在我心目中至高无上,她经常做出自虐的举动,当看见我怜惜地为她包扎的时候,她就会觉得非常幸福。那天晚上我们吵架,是因为我的一个战友死了,我去帮忙料理后事。这个战友,就是黄琴的丈夫。我回家的时候,你妈妈很不高兴,问我为什么几天不回家。其实我在走之前,是跟她请了假的。黄琴成了寡妇,你妈妈怕我会跟黄琴发生纠葛,她要求我写保证书,保证不跟黄琴来往。事实上,我对黄琴很陌生,因为以前一直只同战友联系。我觉得你妈妈的要求很荒唐,不予理会。你妈妈却认为我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,否则,我怎么不愿意写保证书呢?你妈妈赌气不理我。每次吵架都是我哄她,那天我实在太累了,就睡觉了。结果,你妈妈更加认定我在外面有女人了,因为我连哄都不想哄她了。当我在睡梦中摸到她身体的时候,她一动不动,我以为她还在生气,就又睡了。我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,才发现你妈妈的身体已经僵了。我成了杀死你妈妈的‘凶手’,黄琴无辜地成了‘罪魁祸首’。”
  
  听完爸爸的讲述,我傻了,原来妈妈跟我一样,我们都那么想牢牢控制住自己的爱情,结果是妈妈丢了命,我丢了爱人。
  
  爸爸说:“生命是你自己的,你凭什么用它威胁你的爱人?如果你把自己的生命当成可以随时抛弃的工具,别人又怎么愿意爱你?”
  
  接下来的日子,爸爸守着我寸步不离,怕我自杀。我像行尸走肉一般,整天在家里,不言不语。爸爸一次次来敲我的门:“乖女儿,出去散步吧,你总这样闷着怎么行!”
  
  一个月过去了,我终于走出了房间,平静地让爸爸看那份离婚协议书。“麻烦你交给幼林的律师,我已经签字了。”我郑重地给爸爸鞠了一躬,“这么多年,我错怪你了,对不起。”爸爸惊愕地站着,一动不动……
  
  我告诉爸爸,经过一个月的苦苦思索,我终于明白,如果我没有足够的智慧学会珍惜生命,如果我没有足够的坚强去承受不爱的结果,那么,我就不配拥有真正的爱情。
  
  明白了这些,我感到一切云淡风轻。

美集文章网 Copyright @ 2011-2020 美集文章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

联系QQ: 邮箱地址: